最新动态

要真民主,先选市长/胡逸山博士

我国月前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政坛变天,这也意味着本地的政治运作更为显著地朝着真正民主化迈出一步,不但是本地,也是本区域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党选状况考验安华/南洋社论

人民公正党改选一开始就状况连连,党员丢椅子、殴斗流血,最后还惊动镇暴队,为蓝眼历史写下羞人的一页。

安华接班争朝夕/刘泰安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毛泽东这首词句,阐明了“为实现既定目标,必须力求主动,抓紧时间,分秒必争”的道理。

《鲸吞亿万》的刘特佐/许世平

《华盛顿邮报》记者汤姆莱特与《纽约时报》记者布拉利霍普合著的《鲸吞亿万》,对涉及1MDB弊案的花花公子刘特佐的权钱交易,骄奢糜烂的刻画,简直让人呆傻。

敦马记性还真好/黄子

年纪大了,越是久远的事,记得越是清晰。五六十年前,甚至八九十年前还在吃母奶的芝麻绿豆小事,历历在目犹如昨日发生。但人家刚刚说了,转个身就忘得一干二淨。

谁敢说我不是华人/张木钦

有人迷惑了,现在是不是还可以自称华人?说我是华人不会很落伍可笑?

IPCMC 警方的清洁剂/南洋社论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21日主持内阁反贪特别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后宣布,13年前在前朝政府时期决而不行的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将在新政府手里“复活”。

巫统在找救命稻草/谢诗坚

在今年5·09过后,没有想到的是不倒翁的政党——巫统会痛失执政权;更没有想到的是巫统在此时此刻又掀起退党潮,变化来得太快了,几乎没有时间让今年6月30日在党选中胜出主席的阿末扎希对党进行改组和重振,又发生重量级的领袖退出巫统,他们是有40年党龄的慕斯达化、历任各部门部长及来自东马沙巴的阿尼法。他原是外交部长,也是前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的胞弟。前者退党的理由是巫统已乖离中庸,他不反对巫统继续为土著及回教权益奋斗,但绝不可将其他种族及宗教权益搁置一旁;另外加入巫统已有25年的阿尼法则认为他的职责是维护东马沙巴及砂拉越应有的主权。

狮城押注安华身上/陈俊安

安华突然在狮城很红!一下子出席新加坡峰会,一下子接受采访,一下子又会见李显龙总理,一下子又到管理大学演讲。

不要念念不忘前朝/公羽

希望联盟执政后,有关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上,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博士说“从最后一里路变成十万八千里路”。

花费两极端/陈天文

经济无大事,本期继续说说个人财务规划的故事。

杀死一只猫/黄金靓

两名男子在自助洗衣店将一只怀孕的母猫丟进烘干机活活焗死,残忍行径触犯动物福利法令而遭控上法庭。

跳党潮或一触即发/陈福星

随着两名前部长慕斯达法和阿尼法突如其来地退党,巫统国会议员人数跌破50,开始坠入树倒猢狲散的梦魇。

口沫横飞的民主败象/蔡元评

西方政治思想领导社会走向文明。正义、民主、自由、人权、法律至上的精神,曾经五彩缤纷的构建荣景,也曾经被滥用而腐烂。

我相信,你说不出什么来/郑喜文

旺阿兹莎医生说,一门三杰,是人民选的,没啥不妥。我认同前面那句。

乱了阵脚的正副教长/郭碧融

回首数月前,我对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博士和副部长张念群充满信心,期望在他们的领导之下,为我国教育带来新气象。毕竟前者是享誉学术界的学者,曾出版约60本著作;后者在尚是反对党议员时,经常针对华教课题提出令人拍手称快的精辟见解,且承诺希盟执政后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要延长外劳工作期限?/江振鸿

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日前宣布,政府同意相关雇主要求,延长持10年临时工作证(PLKS)外劳的工作期限,以协助各行业留住熟练外劳,最长期限为3年,每年必须更新,但每延长一年的人头税将从逾2000令吉调高至1万令吉。

15岁女孩要嫁人/张木钦

一位15岁小女孩嫁人的事竟惊动朝廷,证明朝廷无小事。

马哈迪对伊党从不妥协/南洋社论

马哈迪医生首度拜相期间,曾狠批伊斯兰党是个无时无刻都在搞竞选活动的政党。他说在先进民主国,竞选活动只在大选来临前才会出现。

全民拥股不限受薪者/陈金阙

大马交易所推介的“全民拥股”,连冷眼前辈也忍不住静极思动,撰写了“全民拥股”专题系列,献给股市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