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白天大使无戏言/南洋社论

在短短一个月内,中国驻马大使白天已两次公开表明,中国进口大马棕油不设上限。

希盟亲手浇熄改革之火/古言

近来看到许多文章都在讨论“倡议投废票运动”及“年轻人政治退烧”,这里头都离不开两个烂苹果该如何抉择的议论。

狗年的清流与浊流/黄利杰

戊戌年农历新春,在等待Levi’s牛仔裤的贺岁广告,不是因为对它有期待和憧憬,而是因为它2017的新年广告令我深感遗憾,所以今年特别留意它是否有检讨,或依然不察觉本身的错误。

学生对老师的信任/方城

大家也许有经历过,孩子相信老师多过家长的体验。老师讲的一定对,哪怕那个家长也是老师,就是没有孩子的老师来得有影响。大家有没有想过,孩子上了中学,除了朋友的影响,为何对老师就慢慢不再信任?

并存不悖/吴荣顺

赞同苏鸿业的看法,就是马华与火箭并存,方利华社。其实华社需要的肯定不止马华,也肯定不止是火箭。马华和火箭,当然还包括民政都生存,对马来西亚华裔才是最好的。

口袋饱满买乐子/王秉彬

这几年,各行业的收入已有提升;在佳节时期,恰好反映累积的财力,并从投入娱乐开销的心态,探出钞票用处。

希盟和国阵的如果/黄子

3·08前夕,许子根一心上京,取代林敬益出任内阁部长,他留下的槟州首长空缺,谢宽泰、丁福南、邓章耀等民政群雄奋力过招,大家视为民政的囊中之物。

愿大马国泰民安/南洋社论

新春伊始,许多人喜欢许愿,其中一个最具大爱的愿望,就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有些狗狗只会走/陈春福

有这么一个啼笑皆非的笑话,据说去年就已经在网络上流传了,今年还是同样四处传送不辍。虽然一则旧东西,还是有点新意思。

社会主义政党有明天吗?/谢诗坚

社会主义理念在马来西亚非新鲜的政治思潮;尤其是1917年苏共推翻沙皇统治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1949年中共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建立起第二个社会主义国家后更形成一股潮流,虽然马共在1930年成立,但在1948年后被宣布为非法组织,造成马来亚民主同盟就同时自我消失,而马来国民党也在两年后(1950年)被查封,英殖民政府指这两个政党被共党渗透。继后在1951年出现马来亚劳工党填补左翼运动留下的空隙。接着在1955年出现的人民党也是用以填补马来国民党留下的政治真空。

“福”字倒贴学问大/许运发

据说“福”字倒贴正门是表示“福到“,全家福气满盈。

敬人者人恒敬之/谢觉辉

今年农历戊戌年,生肖属狗,好事也多磨难。

健康是老马最大的敌人/陈俊安

大马第14届大选从去年传到现在仍然没着落,看来首相纳吉会拖到最后一刻,才宣布解散国会,进行大选。

春节与《文化维度》的联想/黄英豪博士

今年班上非华裔的同学占有一半,庆祝华人农历新年的很多除夕没到就回家了,留下我来面对“联合国”学生。我决定借题发挥,以华人新年为背景,开始谈文化差异与国际贸易。

飙风不灭/陈仁杰

大马著名的运动是什么?相信很多人都会联想到羽球、跳水、壁球抑或是保龄球。

恭喜发财/陈福星

每逢新年,贺岁词林林种种、多不胜数,但通常都是为了讨个好兆头,但愿一整年大家如鱼得水、大吉大利。

教师不应是铁饭碗职业/苏鸿业

十多年前,我中五毕业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时,很多长辈们建议我申请师范学院,主要的原因基本上都离不开“教师是铁饭碗的职业”、“教师的福利好,退休后还有退休金”、“教师每年的假期很多”等等都跟教育无关。

应立法管制假新闻/陈文坪

2月5日南洋社论《打击假新闻-政府责无旁贷》一文,掷地有声的导出了假消息或假新闻足以致伤他人或危害国家,吁请政府必须有所行动。

这就是媒体命/蔡晓薇

在农历新年,很多打工一族都会趁此假期歇一歇,游子则回家乡与家人团圆。

政治的“没想到”/南洋社论

“难以捉摸你的心”是政治人物爱唱的一首歌,民心思变也常使政治人物胆颤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