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一个字颠倒众生/张木钦

如果不是被选为年度汉字,我真的不知道今年度最突出的时事就是“路”,最困扰人心的也是路。

统考路再难也要走下去/南洋社论

大马2017年度汉字10日出炉,“路”字脱颖而出。

如果真的是盗贼治国……/陈俊安

巫统大会上炮声隆隆,可见大选的脚步已逼近了。

“死者为大”/叶景华

人一般都怕死,所以,死是很重大之事;加上反正人都死了,活人还要跟他争哪一口气啊?因此,跟死人过意不去,实在说不过去。

睁着眼说马屁话/许国伟

今年的巫统大会,有一位峇东埔的代表莫哈末再迪在辩论时,说槟城发生大水灾时,副首相阿末扎希及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巡视灾情,水位没下降,但首相纳吉及夫人罗丝玛一来巡视灾情,水位马上降了。

南京大屠杀:可原谅,永不忘/陈美枫

中国江苏省南京市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始建于1985年,经1995年和2005年两次扩建后才达到今天占地7.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的规模。我和内子多年前初访南京时没去参观,2016年6月重游南京时才特地乘坐地铁到云锦路站去参观这外形设计十分新颖前卫的博物馆。

中国崛起 别乱认干爹抄捷径/黄子伦

前阵子出席了场讲座,主讲人何包钢教授谈到了中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崛起趋势,虽然和美国的实力相比还有一段距离,但不能否认,中国的努力已取得不错的成绩。对比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特朗普在策划的税收制度改革和鼓吹的“美国制造”政策,将会在短期内拉开和中国的距离。

没有共谋 就没山寨通路/南洋社论

食品安全问题,已一再成为民众生活中的梦魇,特别是在食安检验不力的国家,往往就是山寨食品谋取暴利的天堂,却成为无辜消费者的地狱。

错误决策 贻害苍生/陈泽清

315亿灰飞烟灭!二十余年前,国行炒外汇亏掉了315亿令吉,这样庞大的天文数字,相信很多人跟笔者一样,如果以阿拉伯数字书写根本写不出来。如果今天的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前财长安华不是站在当政者的对立面,相信国行当年亏损的315亿令吉丑闻根本不可能曝光!

请你一定要上阵/郑喜文

贾马又来了。

不合社区需求的房产发展计划/江振鸿

政府日前宣布将冻结4类房产包括购物广场、商业办公楼、服务型公寓及售价超过100万令吉高级公寓发展计划的申请,以舒缓商业房产供求失衡的问题。

富豪中卓立不群的鹤/黄子

不久前,朋友说他在同学聚餐会上,听一个同学,义愤填膺大骂其老板如何寡廉鲜耻,不断以欺诈手段,吃供应商的钱、吃小股东的钱以累积其金山银山般的财富。骂完了又无奈,还必须“助纣为虐”地替那不仁不义的奸商,卖命多三两年,才能退休。唉,人在江湖啊,五斗米可以不折腰,500吨5000吨米的重赏和一家老小待哺之下,能拂袖而去吗?

出门遇“状况”/王秉彬

记者外派国外采访,有不少人遇到“状况”,需克服才能完成任务。

巴人要愤怒三天/张木钦

巴勒斯坦人要愤怒三天,抗议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国阵万事俱备/南洋社论

巫统代表大会圆满落幕。三位大领袖,即主席纳吉、代署理主席阿末扎希博士及副主席希山慕丁对“剧情”发展应该感到十分满意。

郭鹤年眼中的二哥/谢诗坚

郭鹤年回忆录有几个章节提到马共和中共带来的影响。第一段得从他的家庭说起。1909年,他的父亲郭钦鉴只身从福州下南洋到新加坡,而后再到新山落脚(他的几位兄长较早时已在新山立足)。1920年,一位女士自福州出发来到新山,她的目的就是要和郭钦鉴结婚。这位时代女性毕业于福州协和大学,名叫郑格如。婚后其四哥钦仁将东升公司(主要从事米、豆及糖生意)交给钦鉴掌理(这间公司日后竟成为郭氏商业王国的第一块基石),生意也火红起来。这对夫妇先后诞生三名走不同道路的儿子,长子郭鹤举(Philip Kuok)(1921年出生)是后来著名的外交官;次子鹤麟(William Kuok)(1922年出生)是马共的才子,马列信徒;三子就是后来大家所熟知的糖王及香格里拉集团主席郭鹤年(Robert Kuok)(1923年10月6日出生)。

独中联课活动教育:教改契机蕴含其中/黄祯玉

课外活动/联课活动向来是独中教育的特点和亮点。记得多年前曾有一位台湾教授到独中参观,他抵达的时间恰好是学生的团课时间,眼见学生遍布校园各个角落,自主进行着各类社团活动,教授大为惊叹。

中欧班列向南走/陈春福

报载,11月28日南宁的上午,一列满载着水果、电子产品等货物的集装箱班列开出中国南方国门,直奔400公里外的越南首都河内。这是中国—东盟博览会举办地广西开往越南的首趟中欧班列,是一带一路中国-新加坡走廊南向通道的新途径,也标志着广西开辟了与东盟经济贸易合作的物流新通道。

诈骗电话/谢觉辉

人说时局不好,招摇撞骗就多,果真如此。

美国阻碍中东和平/陈文坪

12月2日,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就他与莫斯科接触,以及对联邦调查局说谎的行为进行认罪,表示将配合调查特朗普竞选总统阵营与俄罗斯间可能的勾结。这一事件最终很可能将延烧到总统特朗普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