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无法实现的梦想/东之盈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08-09T00:03:00+00:00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他担任22年的首相,最失败的是无法拉近贫富距离。他说他不喜欢种族间的贫富差距,这样会破坏国家和谐稳定。敦马想在第二次任相时,要拉近种族贫富差别很难。

华人很有钱只是错误诠释,许多华人没有钱,却没有造成华社之间的不和谐和不稳定。华人很认命,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没钱只能羡慕有钱,而不会怀恨有钱人。

华人有钱不是天生的,而是靠刻苦耐劳,靠脑力来创造事业,他们是穷人学习的对象,也是其他种族学习的对象。

政府要拉近土著与非土著的距离很艰难,因为这些非土著,尤其富有的华人只占华社中的10至20%,其余华人只属于中下层人士,无法与这些靠脑致富的杰出商人。

许多华人都无法实现这样的经济地位,更何况是土著,是很难与这些有钱的华人媲美的。那些有钱的土著若非靠政府的扶持,也很难与这群有钱的华人相提并论,并驾齐驱。

其实,敦马在位22年,最成功还是扶持土著这一块,虽然土著没有达致30%的上市公司股权,但普遍上马来人都处在比较舒适的生活环境。

马来人在上市公司持股从2004年的18.9%增至2008年的21.9%;反而华人在上市公司的拥有权,却从2004年的39%跌至2008年的34.9%,跌幅相当大。

贫穷不是看种族

当1969年发生种族冲突时,当时的马来人确实面对经济拮据,种族间的关系是令人担心的。这回2018年大选改朝换代,却没有种族冲突。这意味着马来人的生活水准已获得提高。

华社有华人的经济鸿沟,马来人社会也有马来人的经济鸿沟,印裔社会的经济鸿沟更大,因此贫穷不是因为种族,大家都面对同样的经济问题。

马来西亚人的经济问题除了种族悬殊,也在各族内产生经济悬殊,各族应该设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否则永远都得接受贫穷命运。

华社之间的经济鸿沟比其他种族大很多,拿首富郭鹤年与一般华人比较是有天渊之别,但每个华人都钦佩郭鹤年,而非妒忌,因为他是华人富有的象征。马来人社会也一样,赛莫达与普通马来人的经济距离也很大,马来人应该以他为傲。

贫富差距是自然现象,政府已致力改善贫民生活,使他们免于遭受生活压力的煎熬。敦马与希盟具有照顾人民的意愿,只要制造良好的经商环境,并使政局稳定,外资自然会涌入大马投资。

各族商家促进良好关系,互相交融及体谅,共同促进向外发展的趋势,以便从国际商业纷争中继续占有利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