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账与跳票的代价/南洋社论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08-09T00:05:00+00:00
水越来越滚, 先有森美兰华校校友联合会“何须探讨?等5年完全无法接受”, 后有董教总“5年内研究承认统考令人失望”。

董教总一马当先,各州属会同仇敌忾, 同一鼻子出气不难预期, 雪隆过后,其他州想必陆续有来。

联邦直辖区中华大会堂也发出相同不满,还会有哪些华团前仆后继?值得关注,希盟政府又关注几许?

统考是换政府的其中因素,独中生将来会否一打到底?希盟内多元政党可以轻视,但都不啻脱离国阵后的民政党与马华的转机,受伤的会是华基为主的行动党。

同一时间,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医生促请不具备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优等的海外专科医生回国效力。

长久以来大马一直做亏本生意,不断为外国输送专业人才,医生是其一。今天 ,我们终于醒悟。李文材一记“回马枪”如果成功,便是连本带利一次赚回。

送出普通医生,召回专科医生,是“谂缩数”也是情有可原,并不为过。

8年前,时任卫生部长廖中莱也曾相同呼吁,还以爱国精神相提并论。今年换了政府,呼声依然荡漾空中。

也是10年前,一群毕业于乌克兰大学的学生发出哀鸣:为什么我们回国要另外考试?

2 年前,马来西亚留台国防医学院校友会创会会长刘进汉希望政府承认台湾的专科文凭,让这些专科医生可以回国服务,造福人群。

医生回国服务最大的问题是,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必须优等。李文材说,可以通过合约方式进入政府医疗行列,就不存在马来文资格问题。

然则,全A生都进不到政府大学医学系,没有普通医生,哪来专科医生?

一方面呼唤人才回国,另一方面却拒人才(统考)于千里之外,政府怎不矛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 政府大学学位有限,仅20%学生可以圆医生梦。自圆其说背后,另80%学生情何以堪?大学收生透明度一直让人诟病到今天。

除非真正有钱,舐着“再穷不能穷教育”痛彻心扉的伤口,转而求其次科系会是学生一生永远的痛。

承认统考让学生就读政府大学的最大关键是,富家长省下大笔开销,穷家长压根儿没辙。

今天,政府与人民均为高昂的医药开销,苦思推行全民医疗保险计划的最好对策和时间点,政府更应从最基本的治本手段下手——承认统考,增加医学学额,进而为增加专科医生提供条件,一箭多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