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问题,做好退休金规划/陈天文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10-08T00:03:00+00:00
日前,人力资源部长古拉说,68%公积金会员在54岁时退休存款不足5万令吉。他认为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有助大马工作人们应对退休后“钱不够用”的问题。

稍后,《南洋商报》独家报道了雇主联合会与公务文员职工总会,劳资双方的意见。

大马雇主联合会一名执行董事认为,与其一刀切一律延迟退休年龄,不如仿效新加坡实行重聘计划,让达到退休年龄的员工,在符合雇主要求资格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属于劳方的公务文员职总,其主席则反对延长退休年龄,他认为薪资太低、生活费高,才是退休金不足的主因。

另外,中总秘书则认为,延迟退休年龄必须从长计议,政府应慎重考虑当中的利与弊。

公务文员职总主席的反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受薪一族最重要的是把主动权抓在手上。工作一族最怕的是退休年龄到了,自己的退休金没着落,想留聘又不能,另外找工作又人老力衰,不容易。

一个人钱赚够了、存够了,以后的生活费有着落,想退休可以立马辞职,没法令可以阻挠,出台延迟退休法令,可是好事。

我的看法,也许就是公务文员职总主席心中所想的。公务员的退休费用是由政府承担,达到退休年龄,政府就开始发放养老金,大约是最后薪金的60%。

如果60岁时退休就有60%的收入, 为何还要多上班几年去赚另外的40%薪金?

一旦法令修改,推迟退休,公务员有可能要多工作几年才能领取满额养老金,这或许是公务文员职总的忧虑。

而工商界的忧虑,基本是年纪大的员工薪资偏高,工作效率不对等,一旦延迟退休,工资又增长,效率又下降,好像挺不划算的。

死板板的实行,或许是一方占优,另一方利益受损;也可能有连带牵连,如新生代求职无门等等问题。

理财不明智

人力资源部应召开对话会,听听两方的意见,多收集资料,实施时要取得平衡点。

新政府的政策已有多次U转记录。凡事多考虑,才抬出周全计划,别再让人笑话。

或许,减薪留任是好方案,例如减薪高达40%留任,让生产力与工资对等。

实行健康检查以续聘,落实健康积分制度,达到合格水平才能延聘。

确实,工资水平不高是因素,理财不明智也是退休金不足的因素之一,不过,整体国家经济结构或许是祸首。

经济需要转型,不严重依赖劳力密集行业,进行机械化,工业高端化,才能引领工资水平迈入另一层次。

政府确实不想继续低端劳力拼经济,最近出台的工作10年外劳高额人头税政策正是大方向,但整体看,还需要一个更周全的完整方案。

推迟退休只是方法之一,不是唯一途径。

高收入的国家如新加坡、日本,老年人工作比比皆是,也证明高收入不代表退休金充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