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打准屋价的七寸?/黄子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10-09T00:00:00+00:00
建筑业是拉动经济的火车头,屋业发展则是建筑业中最重要的一环,对国家经济贡献举足轻重。因为明年的预算案将属人民共赴国艰,一起牺牲的悲壮史诗,所以,政府特别体恤发展商,建筑材料没征SST。

政府既以大局为重,赚取暴利巨利厚利的发展商就应配合政府德政,降价之石不但让人民买得起房屋,还打中的另一鸟就是发展能够永续经营,别只顾暴利,杀鸡取卵,消费人买不起,结果是蛋打鸡飞,落得两下皆空。

马来西亚人林财长宣布豁免建筑材料的SST之后,期望的是发展商,尤其是滞销公寓货囤得塔高,就快通天了,如有个阶赶快下台,应降价。岂知,除了林财长当过首长的槟州响应之外,其余皆文风不动。且还有人说,卖房屋不是卖榴梿,说减就减。

既然如此,不能期望每次都要坚决果断,办事明快的林财长U转——开弓没有回头箭。财长美的哀敦诗是在明年全民牺牲的财政预算之前,像卖榴梿卖鱼卖菜那样,眼看晚了,赶快减价,否则,别怪税在必行。

土著固打负担吃力

大部分发展商把价格推到极致,能压榨多一令吉也不会减一分,这不只是发展商的贪婪本性,而是商人本色。发展商能把价格节节推高,纪经人和银行的发力给力亦是劳苦功高。消费人的羊群心理及投机者的推波助浪,方能制造完美的房价冲上云霄,成为消费人可望不可及不能负担的天价。但只要银根一缩,买不起天价的消费人耐心等待,还怕囤到天高滞销的屋价不降吗?

大马房价成本高,建筑材料不过是其一。马来保留地限制下,土地资源受限,地价自然就物稀而贵。而发展计划向各大大小小部门申请的关卡,层层的繁文缛节,犹如《西游记》的九九八十一场劫难,这些费时旷日的考验,没耗不能报账的真金白银,有七十二变的孙大圣,可翻个十万八千里的筋斗过关,唐僧猪八戒沙和尚白马和行旅可通通都得留在关卡中。

原本保留土著固打的30%已是非常吃力的负担,如今有些州更是从30%、50%一路高歌猛进高达70%土著保留固打。这些不能套现,一压经年,有时是过了热卖时机就乏人问津,长期囤积了。此外,可负担的三五十万房屋强制优惠土著7%,房价百万的豪宅也折扣7%。请问这7%的成本或盈利,要从哪找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