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领导力 创造价值 影响社会

资料来源:e南洋 副刊 2018-08-09T23:31:00+00:00


当上台北艺术展总监之前,耿一伟自称是艺术家性格,不会谈判,可是当了总监,是学会了协商、谈判以及认识了很多人。


耿一伟在台北市立美术馆进行行为艺术讲座。


由耿一伟策划的艺术演出。


耿一伟负责策划的部分艺术节与艺术活动的海报和小册子。


耿一伟联和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推出的《文化领导40关键字》,欢迎有需要者免费网上下载。

只要是组织,就必然需要一个领导。

过去,人们没有提倡与推动“文化领导力”,那是因为对文化带“影响力”的醒觉仍不够。现在透过广大的讯息传播,2005至2010年期间,英国推动“文化创意产业”概念,他们首先意识到创意或者艺术要继续走下去,领导人的质素必须提升,因此“文化领导力”(Culture Leadership)被唤醒与关注,也因此顺势而生,从欧洲传到亚洲。

在台湾,致力推广者就有艺术家耿一伟。

耿一伟简介

●现为台湾卫武营国家文化艺术中心戏剧顾问●过去6年担任台北艺术节艺术总监

●执导过音乐剧丶舞台剧与前卫禅剧,视觉创作亦有不少作品

●曾获倪匡科幻奖首奖

●著作有《文化领导力关键字40》丶《唤醒东方欧兰朵》丶《罗伯威尔森:光的无限力量》等

耿一伟是2012年至2017年台北艺术节策展人。

从剧场表演者变成剧团总监、艺术节的领导,他开始思考,他不再是一个个体,底下有一批人一起在某个团组或工作环境里互相沟通,是否有门学问在探索“文化领导”这一块?当文化要往前推进,身为最有决定性的“领导”,应有怎样的思维模式?

尔后,一本杂志刊登英国的课程讯息:“一门提供给舞团团长的课程,教导他们如何带领舞团往前走。”这课程让他更加意识到一个文化团体要有未来,需规划及愿景。于是,他开始深入研究“文化领导力”,并在台湾推广。

其实,在推广“文化领导力”这课题上,耿一伟以身示法,向观众示范了何谓“文化领导力”。

他以自己是台北艺术节策展人的领导身分发挥其“影响力”,所以在出任台北艺术策展人时,他给自己订下了两个愿景——在台湾推广“文化领导力”及借艺术节总监职位,发挖更多有潜质的艺术新鲜人。

2016年,耿一伟说服台北政府文化局举办“2016年艺术管理进化论——文化领导力论坛既个案研究工作坊”;2017年邀请国内外多元领域的管理阶层进一步探索“场馆、团队、媒体关系、艺术节”的领导实践,并出版了《文化领导力40关键字》口袋书,大众可免费上网下载。

文化领导注重“人” 

说到《文化领导力》,人是“因”,品牌是“果”?

耿一伟解释:“领导力是促成的因,如果没有人,品牌也不会出现,品牌背后还不就领导人在主导吗?”因此,文化领导人注重的是“人”。

“每个人的人格特质不太一样,文化领导要保留自己的人格特质才能和人家沟通。电影《蜘蛛人》有句名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你名气越大,你的一句话会影响社会。你是艺术家与歌手,对社会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因此文化领导人需意识到,他对社会或他人是有影响力的。”

2016年,“国际艺术理事会与文化机构联盟”马尔他举办“世界艺术与文化高峰会”,以“十字路口上的21世纪文化领导力”为讨论主论,来自51个国家的119位艺文组织主管分享“文化领导力”与“领导”的人格特质与能力是什么?

耿一伟记得前3项是:

1.创造沟通愿景的能力;2.合作精神;3.策略思考

该高峰会让耿一伟受益匪浅。

文化领导人应有任期

商业领导人是以牟利和表现来评估去留,而大部份的文化领导人都是属于“非牟利团体”,因此询问耿一伟,文化领导人是否有任期的限制?应以多久时间来决定去留?

耿一伟翻查过去一些国外的分析,再以自己出任“台湾艺术节策展人5年的经验,得出来的判断是——5至6年时间决定去留。首两年属于初试啼音;第三至第五年年,理念和愿景开始成熟及被接纳,逐渐摸出自身风格;第六年,应是发挥的淋漓尽至,收割的时刻。

让年轻人有机会上位

他笑侃:“应见好就收!因若继续下去,可能已无新意,而离开并不意味着不能到别的地方当领导啊!一个文化组织的领导一定要更新,因要让年轻人有机会可上位,年轻人才会有磨练的机会。”

文化领导和商业领导属性不一样,商业属于牟利,人们是看钱做事,文化属于非盈利,推动力在于“热情”,因此,怎样让一个人主动做事,耿一伟提到,授权让同仁独力完成任务,肯定他们的贡献。

文化崛起需时间酝酿

一个新兴文化的崛起,需时间去酝酿。耿一伟想替这些“文化领导者”发声:

1.文化需领导人,文化领导人需时间创造一个“品牌”。

文化不像商业,投资公司不能要求立竿见影,而文化何时才萌芽很难拿捏,例如现在投资20位大马年轻导演拍电影,这一批导演带来的文化影响何时才看到?也许要10年至20年。

2.在文化领域,“失败”是重要与被允许的。

很多艺术作品一开始被视为失败,但这些被评为“失败的烂作品“,多年后成为某时代的经典。

他举例:“很多艺术家走在时代前端,《春之祭》当年在巴黎演出,观众觉得是烂作品,后经时间的验证,是开启现代主义的重要作品;美国著名戏剧家田纳西威廉斯的《欲望号街车》首演时评语也很烂,后来被认为是美国重要的经典。设计师的想法比一般人早一两年,艺术家则是10年,所以成功的艺术家其前10年的境遇一般都不理想。”

抱着随时可下台心态 

由于艺术家想法太前卫,有些文化不能被大众所接受,因此需被捍卫,当有人持反对意见,文化领导人会告诉大众:“这部作品与想法是可以的。”耿一伟表示,自己在出任艺术节总监时抱着“随时可以下台”的心态,因艺术家常会做出一些具争议的事情,他准备好因捍卫艺术被换掉的心理。

何谓文化领导力?

耿一伟在著作《文化领导力40关键字》中分析——“文化领导力不一定透过某个人来体现,也可以是某个组织或运动,甚至是能让文化记忆与传统保持活跃的一致性行为。文化领导力牵涉到对文化与艺术的保护与保存,体认到这些事的重要性。许多受访者都承认在解决全球化冲突、对抗环境变迁、强化性别平等与社会融合上,文化领导力扮演积极的角色。

文化领导力也需要描绘与形塑未来的能力。做为一位领导者,最重要的特质就是人际关系的技巧。文化领导者可以带领一个团队,让所有人同心协力;他们知道如何诱导出其他人的最好的一面,孵育创意的想法;他们的带领方式充满了善意与同理心,并愿意去理解他人。最后,受访者回应了,文化领导力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也接受这个概念可能会引来某种不快与批评。文化领导力本身是一个开放诠释与充满多义的宽广概念。而且,文化领导力并不是某种特殊的领导力,它本身就是领导力。”

文化领导要看到自己的价值和是有能力影响别人。

他的任务是——创造价值、影响社会。

后语

好的领导人,领导风格不一。但,坏的领导人,都会犯上“不知变通”的毛病。艺术家的操作和一般人的习惯反道而行,一个文化领导人要懂得变通。

耿一伟乐见文化领导人受到关注与重视,文化领导力强调的是让艺术家的作品与世界有更多的对话。

“艺术家大部份不懂得怎样和社会大众沟通,有些文化领导者为让其作品容易让社会大众理解,会要求对方修改作品,这是不好的。”

耿一伟入住在吉隆坡富都的邵氏广场,他用吉隆坡来比喻文化。“吉隆坡很特别,靠近双峰塔大楼的节奏很快,我入住的这一区生活速度明显缓慢。这城市同时让数种不同的速度并存,我觉得这些不同的生活方式、节奏有其存在价值。有些人觉得往现代化走最棒,但,也有人想保留传统文化价值。文化就牵涉到这些价值的维护,艺术创作就是用一个软性的沟通方式,让人去理解文化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