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应汲取巫统教训/南洋社论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10-09T00:10:00+00:00
人民公正党党选如火如荼,阿兹敏和拉菲兹署理主席之争呈胶着状态,派系决裂恐有一触即发之虞。

玻璃市、吉打和霹雳的选举,因电子投票系统出现状况而被令重新选举后,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和妇女组主席祖莱达7日异口同声,对这项大马首开先河的投票系统提出质疑,前者更直指阿兹敏在某个区部的改选中,“少了”200张选票。

蔡添强的指责是严重的。要是选票“不翼而飞”乃技术问题,则情有可原,可如若事情是人为操作,那么整个党选的公正性将荡然无存。

电子投票系统其实是个不错的新尝试,但其中存在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一经投选,选票就无法重新计算,公正党党选委员会必须在这方面着手应对,而不是等到问题爆发后才亡羊补牢。

公正党如今已是执政党,在大马刚刚经过改朝换代,政治局势才稳定下来的此时此刻,身为国内最大政党的公正党不容发生内讧,以免引发骨牌效应,以致殃及国家的政治稳定。

民主国家有朝野政党之分,奉行民主制度的政党也免不了存在派系之别,但放眼大马政坛,抛开新近成立的不谈,几乎所有政党都曾经尝过派系争斗的苦果,前朝的巫统就是一个例子。

1987年,当时是大马第四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在巫统党选中,面对前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挑战主席职,尽管马哈迪最终以43张多数票(761对718)苦胜,但巫统随即陷入选举司法纠纷,并在翌年被判为非法组织。

不过,马哈迪并未惊慌失措,反而是沉着应战,成立了新巫统,并由这个新党继承巫统名下的所有资产,而新巫统的“新”字过后也被删掉,巫统起死回生。

平心而论,若非马哈迪的强势领导和手段,巫统在30年前已寿终正寝,但东姑拉沙里过后成立的四六精神党却没那么幸运,这个为了对抗巫统而成立的政党,在1995年大选不久后便宣告解散,东姑拉沙里也在马哈迪的召唤下重返巫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