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爱之病”男的“气管炎” 叹攀岩路艰难

资料来源:e南洋 副刊 2018-08-08T23:30:00+00:00


岩壁即既是我的乐园,也是我的刑场。


攀登中烦杂的绳索作业。


能力极限的攀登,极为困难。


绳索不细心处理就会乱成一团。

女人都患有爱的“疾病”,一生宁愿为爱而活,她忍受着能焚毁自身的热情,并向生活索求更多,于是其命运——要嘛极其幸福,要嘛极其悲惨。

而爱情无法孤立,以性别为基础并做为爱情回应者的男人,总是蠢笨如猪,不识好歹。可幸女人并不乏攫取爱情的手段,其自身的性感就已经是致命的诱饵,成功后就用婚姻将其猎物死死拴着。

然而世上不只一个女人,被逐出伊甸园的夏娃至今已经生下了无数女儿,于是爱的可置换性所带来的无限可能,足以让婚姻永远警惕。

而男人只要有机会就沾花惹草,但女人并不畏惧与另一个女人的战争,她有的是各式各样的武器;自己的深情与泪水、一较高下的美貌、合法婚姻的道德制高点、亲朋戚友的支援、共同社交圈的舆论,都能帮助她维护爱情堡垒,打败不自量力的来犯者。

而男人虽然大多数时候是一头猪,但偶而还是有人性的。毕竟,男人才是真正的“人”,女人反而不是,女人往往终生都只是一个“女人”。

当有那么一天,男人站了起来往理想而去时,女人就只好张皇失措了。而男人,也在那一天才成为真正的“人”。

理想,在她视野及认知之外遥远的,即可厌又可恐的荒蛮之地。

“你再也别回来”,她绝望的嘶喊。

如果他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出走,顶多她只是败给一位可恶的对手。但若是理想,那一个完全无法较量的东西,她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只能望着他那夕阳余辉下,渐行渐远的庞大的背影。

那才是一个“人”的背影。

轻易击垮对手

当岩友大嘴兄应约而来到岩壁之下,惴惴不安,吞吞吐吐的说出“下午4点要载老婆去烫头发”,我才醒悟完全不是那样一回事。

至少,在大嘴夫人面前,那“男人的使命&理想”,那一条200多米高艰巨无比的攀登路线,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她可以轻易击垮这个对手,跟本无须大费周章的动员“社交圈舆论”、“道德制高点”、“亲友的支援”,只说“老娘要做头发”就可以完胜,甚至无须留点情面,哪怕只是延后半个小时。

在大嘴兄彷徨的脸上,我叹了一口气。什么“男人的使命&理想”,在伟大的老婆大人及祟高的爱情枷锁面前,那只是一团摆不上台面的丑陋东西,只能战战兢兢,羞于启齿,然后窸窸窣窣的把它藏在身后。

另一位岩友X也深深哀叹,老婆大人的一句“载孩子放学”,就是最无情的紧箍咒,一切“使命&理想”都灰飞烟灭,不值一提了。

新加坡那边也有一位岩友Y,要先把饭菜烧好才能出去攀岩,回家后还得饭后洗碗,一声不吭(顺道说说为老婆洗晒衣裳的依旧是他)。

他们的她们,那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老婆们,才是最明了自己的老公那点本事——“理想”不过是奢谈罢了。

男人都是“气管炎”,爱情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