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选为本地人服务” “本地姜”依沙捍卫波德申

资料来源:e南洋 时事 2018-10-11T16:03:00+00:00


莫哈末依沙沙末是政治常胜军,已胜选9届大选,今次是第一次以独立候选人身分参与第10次选举。


依沙在波德申境内拜票时,获得非常正面的回应。

(芦骨11日讯)丹斯里莫哈末依沙以“本地姜”姿态,上阵波德申捍卫本地人的颜面。

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的独立候选人莫哈末依沙接受中文媒体访问时指出,今次波德申国席补选出现七角战,但只有他一人是道地的波德申人,因此他是抱着本地人服务波德申人的心态,参与补选。

首以独立人士姿态参选

他笑言,自己的政治生涯中已参加9届大选,今次是他第10届参选,却是首次以独立人士姿态参选,心情截然不同。

“其实我在2008年及2018年大选时并不在国阵巫统的国州席候选人名单内,但在各种原因下,2009年巴干槟榔州席补选我代表国阵上阵,打下漂亮的一战,错过今次全国大选后,却有机会5个月后参与波德申国席补选,我觉得这非常巧妙。”

这名曾掌权森美兰22年的前大臣,于1978年起就出任宁宜州议员至2004年,就飞象过河到仁保竞选国席。

他说,虽然曾两届大选胜选成为仁保国会议员,但自己不曾离开过波德申,过去40年的政治生涯与波德申人保持良好关系,也正是40年交情让他决定以独立人士竞选的最大依归。

自认占地利有胜算

强敌围剿,依沙认为自己有胜算。

他说,七角战将促使整体选票会分散,只是看各候选人的本领,作为当地人,甚至当地人希望有一名道地的本地人服务,而他占尽地理优势。

对比9年前巴干槟榔州议席补选,他表示,该次补选经验只能成为参考,因为波德申国席涉及范围非常广,需要更多时间及精力进行竞选工作。

他强调,自己是在亲戚朋友的协助下竞选,巫统的支持者亦给予非常大的帮助。

他认为,在竞选期间向选民拜票时,选民都透露出对投票感到疲惫的神情,甚至有选民表达拒绝出来投票的意愿,因此他无法预测补选的成绩。

难掌握游子票向

“所有候选人都有一定的支持率及胜算,希望选民踊跃投票,也希望游子回来投票。”

对于大部分在外工作的游子都是支持希盟,他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没有人能真正掌握到游子的选票支持意向,任何人都有机会,因此他欢迎选民回乡投票。

失望巫统未战先输

打友情牌争取支持

卸下国阵及巫统的光环,依沙打友情牌争取支持。

依沙表示,当他知道国阵巫统“抵制”补选及决定不参与补选时,他感到不忿,国阵巫统竟然未战先输,令他失望。

“国阵连续在3届大选中输掉直落甘望国席(前称),我们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为何国阵不要竞选?既然国阵不竞选,我就在补选提名前两天退党,以独立人士上阵。”

他说,虽以独立人士上阵补选的决定没有获得巫统领袖的祝福,但没有因此感到难过。

他强调,反对党斗争61年才促成改朝换代,国阵及巫统才第一次败选就如此动摇不定,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抵制补选的决定更是错误决定。

当选重启芦骨四车道

若有幸获得选民委托,依沙将重新启动搁置14年的提升芦骨至朱湖A村的道路。

他表示,当他担任大臣时就已提出有关建议,从现有的来往双车道提升为来往四车道,让游客和居民可更快抵达目的地,可惜这项计划没有实行。

他不愿回应一旦中选国会议员后是否重回巫统怀抱,并强调,政治及未来没有人能说了算,一切等待补选结束。

“2008年和2018年我在国阵候选人名单榜上无名,很多人以为我从此退出政治,但我依然有机会活跃于政坛,因此今次若我落败,我不一定就淡出政坛。”

丹斯里莫哈末依沙沙末个人档案

年龄:69岁

党职:

1978年:首次胜选成为宁宜州议员

1982年:担任森美兰州务大臣长达22年

2004年:中选成为仁保国会议员,受委联邦直辖区部长

2005年:巫统党选爆冷成为第一高票的副主席,及直落甘望区部主席

2005年6月:党选涉嫌涉及金钱政治而遭遭冻结党籍3年,辞去部长职

2008年:巫统党选中选成为直落甘望区部主席

2009年10月:参与森州巴干槟榔州议席补选,中选成为州议员

2011年1月:受委土展创投(FGV)非执行主席

2017年6月:受委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