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稀土厂到平反/里郎拔刀

资料来源:e南洋 言论 2018-10-11T00:04:00+00:00
改朝换代后,世界不一样了。之前是人民反公害,现在是涉嫌制造公害的在宣传自己被公众打压。难道公害将改写成“公众逼害”?

10月6日,千名澳洲稀土矿业公司莱纳斯厂员工打破沉默,在关丹集会抗议,促请政府勿打压稀土厂,也呼吁公众停止对稀土厂不确实的指控。该厂公关声称,全部员工都是在安全的环境下工作。她说:“我们都是前线的员工,每天与稀土和废弃物为伍。”

较早时,莱纳斯总执行长拉凯兹也高调通过媒体刊登文告,声称针对该厂的独立监督和调查报告证明,莱纳斯的营运对当地居民、员工和环境都是安全的。他说:“自2012年设厂以来,稀土厂周围的1公里、5公里、10公里及20公里,皆没出现辐射水平上升现象。”

曾反稀土议员没现身

以上的事故和所呛声的内容都不非常令人吃惊。真正让人跌眼镜的是,没有任何曾积极参与和推动当年盛会的议员严厉反驳莱纳斯的声明。唯一间接回应厂方的只有关丹国会议员傅兹雅。她指国会特别委员会将秉公调查莱纳斯厂,确保没有黑箱作业或危害人民健康的作业方式。

当年大力谴责澳洲稀土公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环保前驱们,都不敢坚持他们认为稀土废料余害亿年,荼毒子孙的主张了吗?难道2012年万头空巷的绿色盛会只不过建立在一种没有事实根据的假想和猜测上?

环保英雄们的反应确实太让人失望,反观民间却依旧骂声不断。很多人都质疑:“既然稀土和废料那么安全,为何要在大马设厂?为什么不将废料运回澳洲?”

往往最通俗的问题也就最关键的问题。其实在莱纳斯还未在关丹设厂并提炼稀土前,澳洲政府已非常明确的声明该国是绝对不会允许稀土废料运回澳洲进行安全处理的。

稀土废料仍囤积厂内

改朝换代之前,政府非常宽松的提供莱纳斯两年的临时营运制造,并且极端慷慨的给予12年免税优惠。该稀土厂缺乏由国际原子能源单位建议的长期废料处理计划,并且迄今都还没设立一个长期处理废料的设施 “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 (PDF)。

最近某民间组织所侦查到的实际情况是,莱纳斯厂从2012年迄今所生产的稀土废料,都囤积在工厂范围内。从上方鸟瞰,如一座座小山丘。这些小山丘究竟真的如莱纳斯总执行长所声称的完全没有超出辐射水平,还是将遗害14亿年?据悉,特别调查委员会正如火如荼的检讨和评估。

在评估结果公布之前,我们或许可从以下两名人士的声明中选择:莱纳斯总执行长:“通过莱纳斯,大马已成为中国以外最优秀的主要稀土处理中心,为世界汽车制造商和高科技制造商供应关键的材料。”澳洲矿物与石油部长诺曼则表示:“澳洲不支持从外国进口和储存辐射性废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