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商

资料来源:e南洋 副刊 2018-08-08T23:30:00+00:00
【300字极限篇征稿】

鑫光珠宝行在北海开分店。他每天都得新店旧店两头跑。还好大山脚离北海近。

每次见面,亲戚总唠叨大山脚外劳多生意难做。他才不在意。那些尼泊尔或孟加拉男人,星期天总会分批三五位结伴陪同一位就快回乡的来买最细最细的项链或耳环。倒是最近有个眉边留疤的外劳总站在角落探看。

那晚,他被劫了。两人持刀一人持枪,蒙着脸,只见其中一只眼边有疤。

他谢绝亲友来访。躺在床上看左手那道缝痕,黑线伴点血迹,很丑。他想起新店要进口南非血钻。旧店那批货,偷偷熔了换上新店的保证书就可与钻石商交换。保险公司有10年前曾合作的阿义内应,算可信。他又瞄左手那黑痕,右手不自觉磨蹭眉角那道疤。入行15年,有两间店面一间制作厂,留两条疤也算值了。